Home / 美術會專欄 On the Arts / 對楹思對聯 — 淺談對聯 黃紹明

對楹思對聯 — 淺談對聯 黃紹明

對著我家中前門內兩側建屋時加添的裝飾楹柱,不禁來個「對楹思對聯」。

對聯,以張貼的地方來說,在柱上的雅稱楹聯,楹,柱也;而用於家族祠堂或室內的,稱為堂聯;在門兩旁的叫門聯。以上所說,都是對聯一族。據說起源於遠在964年後蜀孟昶的新年賀聯「新年納餘慶」「佳節賀長春」。

我《寫意集》www.wongsm.com中,詩詞小令之詠外,甚少有對聯之作,也曾在《多倫多文藝季》第六十四期(Oct.2013),作為編輯的我,對容易君之《茶話》文中所提的拆字對「有水有田方有米,添人添口便添丁」,來個「編者按」,斷章取義,以增文趣,作對回贈:「有田有米成番字,添口添丁合被叮」,奉勸這家人不要參加歌唱比賽,以免連番被叮出局。今日重讀,文思再起,作新對如下:

有田有米番昌旺

添口添丁樂鼓叮

按「番昌」出自「漢白石神君碑」句:「子子孫孫,永永番昌」。我這合字對,是否能與「一明分日月,五岳各丘山」的拆字對,沾一點異曲同工之妙?這「一五」數字對聯使筆者想起另一對「六木三水」的妙對:

六木森森松柏梧桐楊柳

三水淼淼湘江渤海滇池

妙對佳聯中,常出現美妙的「佳偶聯婚」的故事,例如本人《寫意集》第三輯《粵曲與變文》內所說《蘇小妹三難新郎》中的「閉門推出窗前月」「投石沖開水底天」。還有,相傳明代洛陽才子文必正和天官府小姐,才女霍金定,因聯成親。男追女,寧甘化身為僕,卒因妙「對「聯」婚,這妙聯有兩對,首對便是拆字合字對:

(一)字體拆合

吏部堂中,一史不讀枉作吏(女)

天香閣上,二人敘情夫為天(男)

(二)寶蓋頭及走之旁

 寄寓客家,牢守寒窗空寂寞(男)

 迷途逝遠,返回達道遊逍遙(女)

對聯有情外,還有價,一幅弘一法師寫於一九三零年的《華嚴經》:

其心無所著

諸佛常現前

這楷書五言聯字幅(見附圖),多年前在香港一所國際拍賣行迅速以港元七十四萬元成交,字幅有價,字義無價,以平常心來體會真理好了!

網上有關黃鶴樓對聯多多,但似乎未見我收藏刊物中,在昔日某報刊「鬼馬妙聯」篇內(作者阿杜)所述少年時曾在武昌黃鶴樓地廳看過以下對聯:

大江東去,浪濤盡千古英雄,問樓外青山,山外白雲,何處是唐宮漢苑?

小院春回,鶯喚起一庭佳麗,看池邊綠樹,樹邊紅雨,此間有舜日堯天。

下聯中的「紅雨」,是指池邊綠樹,反映出夕陽紅霞之光。此聯有色有意,融入景中。

其實,對聯在古名勝的建築物上,黃鶴樓外,成都的杜甫草堂便有以下的一對妙聯:

異代不同時,問如此江山,龍盤虎臥幾詩客?

先生亦流寓,有常留天地,月白風清一草堂。

     娥嵋山靈岩寺的對聯,更像是笑口佛的描繪:

開口便笑,笑古笑今,凡事付之一笑!

大肚能容,容天容地,與己何所不容?

說起以景喻意,不禁想起嶺南畫派開山祖師居廉(1828-1904)描述他身心投入他「十香園」的六言聯:

月在凝枝梢上

人行末麗花間

末麗即茉莉。據說這是十香園大門對聯,一說這對是:

月在籬枝樹上

人行茉莉花中

兩對平仄不變,筆者認為前者較佳,讀者是否同意?

不要以為寫作對聯是一件容易的事,文字美之外,真實與平仄韻要分明,相傳有一個故事,文壇高手的蘇東坡,一天寫了一副對聯,洋洋得意地貼在大門上,這對是:「識遍天下字,讀盡人間書」。誰料有一天,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手捧一本小書,來到門前,把書交給東坡,請他讀出來,東坡一看,口呆目瞪,竟然一字不懂,自知對聯出了狂言,立即改為:發奮識遍天下字,立志讀盡人間書。不過,有愛好詩聯者認為對中的平仄很有問題,例如孤平和上下平仄失對,怎會出自文壇高手?筆者亦認為雖然對聯先重對仗,然後平仄,但以高手而論,則應兩者兼備矣。韻律之外,還要講求潮流現實,例如「自古美人偏愛瘦,從來名士慣安貧」,今時今日,你同意嗎?

長聯工整而又氣勢磅礡的,我認為清代孫髯翁的雲南大觀樓聯,可作代表了,全聯如下:

五百里滇池,奔來眼底,披襟岸幘,喜茫茫空闊無邊。看東驤神駿,西翥靈儀,北走蜿蜒,南翔縞素。高人韻士,何妨選勝登臨。趁蟹嶼螺洲,梳裹就風鬟霧鬢;更蘋天葦地,點綴些翠羽丹霞,莫辜負四圍香稻,萬頃晴沙,九夏芙蓉,三春楊柳。

數千年往事,注到心頭,把酒凌虛,嘆滾滾英雄誰在?想漢習樓船,唐標鐵柱,宋揮玉斧,元跨革囊。偉烈豐功,費盡移山心力。儘珠簾畫棟,卷不及暮雨朝雲;便斷碣殘碑,都付與蒼煙落照,只贏得幾杵疏鐘,半江漁火,兩行秋雁,一枕清霜。

上聯寫滇池風物,下聯記雲南歷史,被譽為「天下第一長聯」。

對聯並不是成人的「專利」玩意,著名的:

海到無邊天作岸

山登絕頂我為峰

下聯「山登絕頂我為峰」便是林則徐十歲時,應老師而對。年紀小小,文意俱佳,志氣可嘉!正是:

真學問無少壯老

大文章貫天地人

對聯文化,不限年齡外,還四海通聯,景物互通,談天說地,舉杯來詠一對:

三星白蘭地

五月黃梅天

     中外入聯,何只上對,還有據說是出自順德鬼馬文士何淡如的鬼馬妙聯:

公門桃李爭榮日

法國荷蘭比利時

此聯,合格合韻,但有認為上下聯南轅北轍,風馬牛不相及,有如「傻佬對戇居」,被列入無情對一列,不過,本人認為下聯可解作「在法治之國內,拿荷花蘭花來慶祝及享受人生比肩順利時」,與上聯不是工整嗎?

對聯,蘊藏詩詞韻味,人情世故,值得發揚光大。對楹思對聯,這裡,筆者作及寫(附圖)對聯為本篇作結,今時此地,沒有門前兩邊張貼對聯習慣,故筆者將之寫於一紙上,聯中藏本人筆名繼光及本人寫意集之名,並祝願讀者寫意逍遙:

澄懷聯網上,繼往開來同寫意!

點墨耀胸間,光明磊落自逍遙!    

對楹思對聯——淺談對聯

二零一八年九月

徐傳鑫的藝術之旅 Art Journey of Mr. Tsui Tsuen Kam (Xú Chuàn Xīn) 
关于诗歌创作中的形象思维

Check Also

萬物無法,始於一畫 ── 談我的藝術觀點 Rooted in One Strokes — My Thoughts on the Arts

□ 談錫永 / 原刋於談錫永個人網站 坎坎糊 (2019 年 3 月 7 日) 很多人問筆者寫畫的觀點,特別是現在有些人重洋輕中,批評中國畫不科學,沒有透視、沒有焦點,認為中國畫應該改成為用色墨來畫的水彩畫,不但要用西洋技法,還要學西洋畫的構圖原則。因此來問筆者寫畫觀點的人,實在有兩類,一類是想知道國畫的特色,那是來請教;一類是想挑戰國畫的傳統,那是來挑剔。 第二類人,三、四十年前在香港便有。那時筆者應《信報》之邀,每星期替他寫一篇三千字左右的畫評,並附上插圖,這畫評非常叫座,連台灣的兩家藝術雜誌都重視,因此一家雜誌聘筆者為客座編輯,另一家雜誌則聘筆者為特聘顧問。這樣一來,便惹起是非了,有一位在中文大學念文學系不成,改念美術系的人,以他為主結成一個小圈子,在報章上不斷針對筆者,他們的主要觀點是否定中國畫的筆墨,認為筆只有粗細、墨只有濃淡,所以粗細濃淡不同的線條便是筆墨,根本不應成為一幅畫的要素,因為美術的要素是「效果」,不講究效果,只重視筆墨,那便是過氣的「老畫人」。這個小圈子曾一度打開局面,弄到許多學畫的年青人附和他們,畫出來的畫,便只見是符號的堆砌。 那時任真漢老兄看不過眼,跟筆者商量之後,他便寫了一本《石濤畫譜今譯》(出版時署名任瑞堯),強調石濤所推崇的「一畫」。一畫,是畫人心中的境界,用筆墨將境界表達出來,便是最高的藝術效果。所以中國畫並非沒有效果,只是不重視符號效果,或者說形象效果(所以才用散點透視,並非沒有焦點),若照石濤的說法,沒有境界則無效果可言。他說「所以有是法不能了者,反為法障之也」。畫人一味強調效果,而且認為唯有效果,那便是法障,因為他不能「了」效果之理。 甚麼是石濤所說的「一畫」? 石濤是一位禪師,他由禪理貫通畫理,由是有「一畫」之說,他說「太古無法,太朴不散,太朴一散而法自立矣。法於何立,立於一畫。」那便是說,一種無形的境界(太古),當顯現而成形時(太朴),便由此而生起種種「法」(思想及形像),這些「法」即住於一畫之上。所以「一畫之法者,蓋以無法生有法」,這跟繪畫有甚麼關係呢?石濤接着說,「夫畫者,法之表也」,所謂畫便只是將「法」表現出來,因此繪畫必須立足於一畫,因為「法」立足於一畫。 這就是國畫的最高藝術觀點了。畫必須有境界,境界必須由畫者的心胸中流出,畫的效果就是能顯現畫人的心境,筆墨則是得到這種效果的工具。 或者有人會問,西畫有沒有表達畫人心境的效果呢?當然有,如果沒有這種效果,那就只是塗鴉。不防看看印像派的畫,大部份這派的畫家都能畫出心境,因此看畫的人會移情。筆者在溫哥華看莫奈畫展,有一個洋人指着一幅畫跟筆者說,他來過展覽會七次,目的只是看其中一張風景畫,他說,因為每次來看都覺得這幅畫不同,看七次等於看七幅畫。筆者對他說,這幅畫的特色在於開放,只用色光對比來表現一個融入大自然的境界,所以每個人看這幅畫都有不同的覺受。他看這幅畫七次,每次來看時一定先有一個概念,概念變動,便覺得畫的境界有變動,假如他能夠將一切美術概念放棄,像一個小孩子一樣來看這張畫,那便能夠看出畫人融入大自然的心境效果,他沒有拿着甚麼觀點來融入自然,這才是跟大自然的真實溝通,所以十分開放。他依着筆者所說再看這幅畫,半小時後他來找筆者,說感謝筆者的提示。他也是一位畫家,他拿手機給筆者看他的作品,筆者批評說:「你太落於事物的概念了,你再作畫時試試將這些概念打破,沒有山、沒有樹、沒有屋、沒有人,山樹屋人等等都只是你心境的顯現。」他聽了之後,拿着筆者的手思維很久,然後說多謝多謝。 …